當前位置 :主頁 > 連載 > 圣武星辰 >

1549、至中三天

李牧開始腦補。

假設真的如自己所想,是托體轉生。

那那個抱著男嬰的金甲玄女是什么人呢?

按照薛蕊描述,夢中的金甲玄女,金甲破碎,長劍斷裂,戰袍染血,很顯然是剛剛脫離戰斗的狀態,她懷中抱著的女孩子,很有可能是她要保護的對象。

也許處于追殺狀態中的她,實在是沒有辦法了,不得已而為之,將男嬰以大神通,送入到薛蕊的腹中,倉促轉世——不,甚至都不算是轉世,只不過是寄宿,避禍而已。

這樣的做法,和當年薛蕊、李霖夫婦將剛出生的李牧,丟給云清霜帶走,其實是異曲同工。

但很顯然,金甲玄女的手段神通,更加高明。

后來這金甲玄女,去了何處,李霖薛蕊夫婦顯然是不知道。

是生是死,也不知道。

唯一的線索,就是這個可以稱之為自己‘哥哥’的陰陽黑白雙魚玉佩——畢竟人家比自己早出生嘛。

李牧有理由懷疑,浩然正氣盟所遭遇的劫難,與金甲玄女有關。

準確的說,極有可能與金甲玄女的敵人有關。

金甲玄女頭托夢寄生的神通,那她的敵人,必定同樣深不可測。

或許推斷出來一些端倪,也不一定。

只要有一絲絲的端倪,便可以做出一些行動。

如果受限于中三天或者是上三天的規則,無法進入秘境的話,那這敵人極有可能會通過一些代理人的方式和手段,來對付浩然正氣盟,尋找嬰兒的下落。

而這個代理人,則是青天老祖。

江逍遙應該是被青天老祖策反,利用。

李牧越想,越覺得自己的思路正確。

這意味著,一旦自己進入中三天,就有極大的可能,遭遇到仙道勢力的對付。

到時候,情況可能比自己想象之中的更加復雜一些。

當然,也只是復雜而已。

李牧并不怎么放在心上。

一番商議之后,最終的決定是,李牧帶著李霖、薛蕊夫婦,一起前往中三天。

在將這件塵封已久的秘密,說出來之后,李霖薛蕊夫婦心中像是放下了一顆石頭一樣,輕松了許多,既然李牧堅持帶他們去中三天,那就一起去好了。

不管什么艱難困苦,一家三口一起面對即可。

翌日。

陣法搭建完畢。

注入能量之后,李牧帶著父母,進入其中。

云姨、李華等人駐守浩然正氣盟。

“這個陣法催動之后,不可撤去,就保留在這里,可以作為坐標,方便我們日后返回。”

李牧叮囑道。

云姨點頭道:“你放心好了,不管發生什么事情,我都會守住這個陣法。”

李牧一聽這種帶著濃濃FLAG的回答,心中級咯噔一下,連忙道:“能守住就守住,守不住,我也有其他辦法回來,萬一來日有變,當棄則棄。”

云姨點點頭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李牧無有再吩咐的,笑著揮揮手,正要催動陣法離開。

此時,有浩然正氣盟的副盟主覃楨,極速而來,老遠就大聲地道:“少盟主,且慢,昔日故人求見,說是有要事,要與你商議。”

李牧皺眉道:“哪位故人?”

笑聲已經從遠處傳來。

“李兄,經年不見,風采更勝往昔啊。”

卻是何五新大步走來。

身后果然是跟著葉斐然。

魔刀神劍,還真是形影不離。

焦不離孟,孟不離焦。

竟是這兩個人?

三年之前,海底龍宮一別,就再也沒有見過。

李牧還以為,這兩人帶著那塊隕石,去找刀劍神皇丁浩了。

沒想到竟是依舊在昆侖秘境之中。

三年過去,何五新和葉斐然的實力,都有極大的增長。

李牧看了,也不由得為之微微側目。

兩人如今的實力,竟是都已經進入了將境。

這個增幅,可謂是嚇人。

只怕是背后有刀劍神皇丁浩的功勞吧。

“哈哈,兩位,久違了。”

李牧打招呼。

何五新道:“我二人知道李兄今日要飛升前往中三天,所以趕緊趕來,想要借個東風,不知道李兄方便不方便?”

嗯?

李牧一聽,極為驚訝。

這二人竟是來蹭車的。

不過,自己設置飛升陣法,準備前往中三天的事情,在浩然正氣盟內部,都是極為機密的事情,只有少數人知道,這兩個家伙,是如何得知的?

葉斐然仿佛是猜到了李牧的疑問,道:“乃是家師告之,傳訊令我二人,前來向李兄求助。”

李牧一聽,瞬間了然。

這樣的話,那說的過去。

丁浩是和等人也?

四象之一。

掐算出來,很是正常。

“兩位,請吧。”

李牧抬手邀請。

何五新和葉斐然兩人,美滋滋地走進了飛升陣法之中。

陣法啟動的間隙,李牧不由好奇地問道:“兩位,這三年不知道是在何處修煉啊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asknvz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11选5组选三